直方都要陷落了而周瑜在徐州更是陷入了重重的

分享到:
士兵们本来都有人打起了盹,只有几个人感觉到了不对劲,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便被纷纷射倒下,而射出弩箭的人们脚步不停,几步就冲到了太守府的门口。
 
    “啊!杀人啦!杀人啦!”一瞬间,在场的渔民爆发了,疯狂的爆发了,尖叫声,惨叫声此起彼伏。
 
    但是已经将门口的士兵在几秒钟之内处理光的一帮百姓打扮模样的人,互相对视一样,随即便打开了太守府的大门,而就看到四周的的暗处,立即冲出来一帮百姓,当然了,也就是穿着百姓的衣服罢了,穿过疯狂逃跑的百姓的人流,从推开的大门进了太守府。
 
    “啊!救命啊!”
 
    “啊!快跑!快跑!”
 
    在书房批阅公文的诸葛瑾听到了自己家中的一片的惨叫之声,立即站了起来,惊叫道:“来人!怎么回事!”
 
    过了一会,没有人回话,诸葛瑾感觉到了不对,毕竟如今是紧张时期,更是跟李林这样的敌人作对,看了一眼一旁挂着的佩剑,诸葛瑾一把将佩剑拿了起来,冲出了书房。
 
    “来人!来人!”听到周围的惨叫声,诸葛瑾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他一个文人,手无缚鸡之力,这要是走错地方了,遇到敌人,压根就拼不过几招就废那了。
 
    “老爷!老爷!救命啊!老爷!”一个小厮逃命一般的跑了过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诸葛瑾立即大喊着拦下那小厮。
 
    小厮知道什么,就根据自己眼睛里面看到的说,带着哭腔的对诸葛瑾喊道:“老爷!老爷!那些……那些渔民暴动了!暴动了!”
 
    “什么!暴动!”诸葛瑾惊叫一声,暴动,这是多大的事情,自己治下的百姓竟然暴动,诸葛瑾根本就不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一把拉过小厮的衣领,喝道:“怎么可能!某善待他们,他们怎么会暴动!”
 
    “大人!小人没说假话!大人!”小厮惊叫连连,恐惧万分。
 
    “怎么会!怎么会!”诸葛瑾有些惊慌,放开了小厮,小厮看着诸葛瑾的样子,赶紧到“大人!如今暴民已经闯了进来,我们还是赶快从后面呢走吧!等到守军收到消息之后就会赶过来收拾这帮暴民!”
 
    “好!好!”诸葛瑾下意识的点点头,随即立即道:“夫人!少爷,还有小姐呢!”大难在即,诸葛瑾当然要带着一脚老小一起走了,要是真的是暴民暴乱,自己那一家老小肯定遭到摧残,自己活命,也不能害了家人。
 
    “在后院!大人快走吧!”小厮连忙说道,说着一指后院,赶紧扶着诸葛瑾往后院走。
 
    “别走了!”忽然一声粗狂的嗓音响起,就看到一个身材壮硕的大汉忽然冒了出来,挡在了诸葛瑾的身前,诸葛瑾大惊,“唰!”的一声拔出了手中的佩剑,小厮立即喊道:“大胆刁民,难道你就不怕死吗?竟敢冲撞太守府!”
 
    “哈哈!”那大汉大笑连连,道:“你这狗货,真是不知死活!”
 
    “退回去!”诸葛瑾立即将小厮一拉,到了自己的身后,死死的盯着眼前那人,紧握着手里的佩剑,但是这两条腿还是僵硬了,毕竟是一个文人,看到这样的架势,胆子真是被吓得突突的。
 
    “大人!这刁民…………”小厮本以为这些个刁民肯定没有胆子伤害诸葛瑾这个太守,还要大骂,没想到诸葛瑾立即怒喝到“住嘴!”随即看着眼前的大汉,幽幽说道:“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暴民!他们是兵!而且还是杀过不少敌人的兵!”
 
    “呵呵!”大汉大笑两声,道:“太守大人果然有眼力啊!”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诸葛瑾立即问道。
 
    “嘿嘿!”大汉面色黑了下来,浑身气势瞬间一边,凛冽的杀气蔓延开来,主公就只觉得浑身一抖,手中握着的佩剑差一代呢都掉落下来,大汉阴着脸,缓缓道出了三个字“血杀营!”
 
    “血杀营!”诸葛瑾只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了出来,血杀营,威震天下的血杀营!他们竟然来了庐江,竟然都已经杀进了太守府,他们是怎么进城的!不!他们是怎么过了淮水的!
 
    那汉子看着诸葛瑾那吓得要死的样子,冷冷的笑着,缓步上前,仿佛是对自己说的道:“你可能心里有很多疑问吧!很想知道答案?嘿嘿!等你死了,你就会知道的!”说着,汉子忽然扬起了手里狭长的兵器,寒芒一闪,诸葛瑾想要躲闪,但是就是觉得浑身动弹不得,想躲都躲不了…………
 
 第二百二十六章 全线得胜
 
    “慢着!”正当那大汉的手中狭长的寒刃轰然落下之时,忽然一声冰冷的低吼,那摄人心魄的阴寒夹杂着杀气激射过来,大汉的手下意识的听了下来,而那狭长的寒刃距离诸葛瑾的脖子不到一寸。
 
    “当啷!”诸葛瑾手中的握着的佩剑掉在了地上,一动不敢动,身后的小厮不知道怎么了,忽然怪叫一声,疯狂的想后跑了出去。
 
    “统领!”那大汉立即收到,回身对着刚才那寒冷的声音的源头拱手道。
 
    只看到长廊上站着一个人,缓步上前,而刚才那阴寒的声音也正是由他嘴里发出来的,走到近前,面对着已经呆滞的诸葛瑾,拱手道:“诸葛大人!”
 
    诸葛瑾反应了三秒,回过头,愣愣的说道:“你……你是…………”
 
    那人冰冷的说道:“血杀营!侯宇!”
 
    “杀神侯宇!”诸葛瑾腿软了,真的软了,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面色微白,身材甚至是有些消瘦的人,竟然就是在北方令人闻风丧胆的杀神侯宇。
 
    “诸葛瑾大人!辽公有令,让我带带人回去!还请大人合作!”侯宇冰冷的声音依旧,缓缓的对诸葛瑾说道。
 
    诸葛瑾如今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侯宇来了,自己一个小小的庐江城,肯定是败了,既然血杀营都能够过了淮水,那对岸的田豫定然也能过来,完了,庐江完了,寿春也完了,甚至江东毫不同意在江北巩固的家业都已经完了。
 
    “额!”诸葛瑾只感觉眼前一黑,瘫软的倒了下来,并不是诸葛瑾被吓晕的,而是身后的黑脸大汉一剂受到打在了诸葛瑾的后脑,将诸葛瑾打晕。
 
    侯宇冷冷的说道:“告诉城内军队,诸葛瑾已经投降,让他们立即器械投降,负隅顽抗者,杀!”
 
    杀字对于血杀营来说是多么的轻松,但是对于这脆弱的江东兵马来说,简直就是噩梦,侯宇进城了了千余人,千余人的血杀营,那是个什么样的战力,在偷袭的情况下,按下一座庐江城何等的轻松,四面的城门侯宇早就派人全部控制,而现在手中又得到了诸葛瑾,不出半个时辰,整个庐江城便握在了侯宇的手中了…………
 
    血杀营过河淮水,庐江城陷落,直接就给跟田豫隔着淮河相对的江东兵马致命的一击,田豫早就已经做好的准备,控制庐江城以后,侯宇亲自带领200血杀营将士就控制了庐江的在淮河上的渡口,连夜,田豫就带领着大军过了淮河。
 
    要说水军,虽然赵虎胜了江东两场,但是那是在大海之上,以赵虎的胆子,都一直没有带着自己海军进长江跟江东正面交战,这边可以看出来,江东的水战绝对是足以傲视天下的,但是说到陆军,那可就见仁见智了,就连刘备的那些兵马在陆地上都十分藐视江东的士兵,更别说在北方纵横无敌的辽军了,田豫的人马过了孙权依为屏障的淮河,就好似狼入羊群,疯狂的在这长江以北的扬州撕咬着…………
 
    这样的重创,直接就让这一场很是戏剧性的战争快速接近的尾声,后方都要陷落了,而周瑜在徐州更是陷入了重重的围堵,已经醒悟过来的周瑜当机立断,紧急退军,但是有庞统在,周瑜哪里是说走就走的,四面的封锁,周瑜的人马走哪哪有敌人,有几次周瑜差一点都被太史慈的兵马追上…………
 
    成业二年,六月,在四面包围之下,被围在了徐州的周瑜用处奇计,下令大军南下吸引辽军实现,自己令精锐兵马忽然向东过泗水,打算攻打徐州城,庞统立即发现了周瑜的举动,立即收缩兵力,没想到周瑜刚过泗水,竟然立即又退了回去,随即飞快的领军南下,而被吸引过来的庞统没有反应过来,被周瑜这样的循环之法恍了神,钻了空子的周瑜才得以解脱,冲出了辽军的包围圈。
 
    六月末,田豫攻破寿春,把手城池的韩当,周泰领军撤退合肥,田豫紧追不舍。周瑜退军进了广陵,没想到在杨修的说服下,广陵太守陈登在背叛了曹操之后,再一次背叛了孙权,投靠了李林。
 
    不过杨修在暗中出卖了陈登,陈登本想用计将周瑜骗进广陵,取其首级,夺其兵马,以表示自己的真心投靠,也是要用周瑜的头颅跟李林邀功,而已经在杨修暗中透漏了消息的情况下,周瑜进了广陵忽然发难,杀了陈登全家,陈登到死才明白,自己的连续背叛是不会有好下城的,而杨修在慌乱之中早就没了踪影,广陵又被周瑜占据。
 
    七月,太史慈,臧霸,车胄合兵,猛攻扬州,已经感觉到力不从心的周瑜立即下令撤军,以合肥和江都一线守住北方南下如同猛虎一般的辽军。
 
    八月,田豫攻破合肥,江东兵马无奈再次退军,直接退到了巢湖一线,有了水的江东兵马真是如鱼得水了,田豫屡次进攻都被挡了回来,只好跟李林上奏撤军会合肥,李林立即答应,田豫撤军。
 
    九月,在庞统与周瑜在江都胶着了进三个月之后,江都依然在周瑜的手中,李林下令,大军从江都撤退,周瑜总算是守住了最后的防线,但是对于孙权来说,江东的兵马几乎算是全线溃败,损失惨重,孙权在秣陵之中大声哭号不止,直接病倒,这一战,江东失去了长江以北大部分的城池不说,马步军损失过万,对于本来马步军就不多的江东来说,就是重创,周瑜已经在无力从徐州在此北上…………
 
    可是相比之下,曹丕那边则要惨烈许多,鲁山徐庶打破曹爽的金锁连环大阵,曹爽直接被张郃看了脑袋,随即朱灵在曹丕撤军路上半路杀出,钟繇领军拼死抵抗,才护得曹丕和荀攸二人撤退,钟繇儿子钟毓被朱灵已将射死。
 
    随即朱灵,张郃两路大军何为一路,加上文稷五万大军在徐庶为军师的指挥下,疯狂的扑向宛城,曹丕麾下各路兵马无数次的已死抵抗,但是一次一次的溃败,惨败知道全军覆没,曹丕带领最后的兵马固守宛城,最后,荀攸用计,以自己吸引徐庶的视线,而钟繇带着曹丕从宛城之内挖好的地道之中逃出,最后四万辽军攻破宛城,荀攸挥剑自刎…………
 
    “军师!军师!”宛城外辽军大营,张郃兴奋的跑到了徐庶的面前,道:“宛城已破,荀攸在城破之时自杀了!”
 
    “好!”徐庶立即站了起来,随即问道:“我军损失多少,可活捉曹丕!”
 
    张郃立即到“我军损失不过三千,但是……没有发现曹丕,文博那小子还在城中搜寻!

欢迎转载盛兴彩票网手机版网址_盛兴彩票网手机版登录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盛兴彩票网手机版网址_盛兴彩票网手机版登录 » 直方都要陷落了而周瑜在徐州更是陷入了重重的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