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新的清明世界的产生的就是他本体再一次

分享到:
  位只剩下一条胳膊的半遮罗却是砰砰砰的……凭空的又生出了七条臂膀。
 
    不但完美的将其缺失的左胳膊给补充的分毫不差,还在他的后背上又凭空的多出来了六条帮忙的,加上原本他就存在的两条胳膊,加起来不多不少,正好八条。
 
    见到于此的顾峥,下意识的说了一句“头呢?”
 
    而就在他这句话音落下之后,那头仿佛就是雨后的蘑菇冒头一般的,在半遮罗的头部处……开始接连二三的浮现出现了各种表情的脸谱。
 
    是的,是脸,与顾峥猜测的哪吒样式的独立的头颅不同,在半遮罗原本的面庞之上只显现出了前后左右代表四个方位的四张脸,而脸上的表情也大不相同,代表着人间最多的情感喜,怒,哀,乐。
 
    待到这四张脸完全的生成之后,在这鸿钧洞里不算小的空间内,竟然飘飘悠悠的响起了游移不定的鼓乐鸣奏之音。
 
    只不过这不是渺渺的仙音,反倒是带着几分送殡时候的阴森恐怖,就算是吓人的恐怖片的配乐,与其相比,也逊色了几分。
 
    待到这些器官完全的长成之后,这半遮罗竟像是真正的活过来一般,竟当着鸿均道祖的面,做了一个全身舒展的动作,然后,竟是用他那条新生的左臂径直的就插向了他赤裸坦露在外边的右胸,十分渗人的……就从其胸膛之中抽出来一条白森森的肋骨,在手中这么一晃之后,就将这条肋巴条儿……变换成了一把寒闪闪的利器。
 
    这是一把半月弯刀,十分的巨大,刀刃之处并非锋利圆润,反倒是伴生出条条交错的骨刺,分外的狰狞。
 
    刀柄处挂着一硕大的金刚石圆环,圆环上连接着一个又一个如同念珠一般的串着同样白骨森森的头骨。
 
    而这九枚头骨,形状各异,或是三眼空洞,或是头生独角,就没有一个是平凡的毫无特色的人的骨头。
 
    凭借着这些头骨上所笼罩的若隐若现的光芒,还可以判断出,这个头骨曾经的主人,在生前也必然不是普通的角色。
 
    只不过,这些自带神异的种族,现在也化作了一把白骨,只能在半遮罗的兵器上宣誓他们曾经的辉煌了。
 
    想来,这半遮罗对于自己的兵器也是十分的得意,当它迎风自长,长到足可以绕着半遮罗现如今的躯体大半个圈了之后,他就朝着鸿均道祖的方向摇晃了一下自己的魔首骨刀,还未等所有人都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拿着刀柄朝着那漆黑诡异的盾牌上这么重重的一磕……
 
    一声尖锐无比的叫声,就从这面鬼面盾中……叫嚷了出来。
 
    而那双原本紧闭着的双眼,也从这一刻起……怒目而视!直逼鸿钧处瞪去!
 
    直到这个时候,顾峥才发现,盾牌上的这双眼睛,竟然不是他想象中的恶鬼精怪的惯有的赤红色的模样,反倒是与怒目金刚以杀止恶时的黄金眸瞳十分的想象,内里竟是带着无边的佛性!
 
    这怎么可能!
 
    如此矛盾,却融合的如此的天衣无缝!
 
    佛魔双面,本就一体,竟然在一面盾牌上有了体现。
 
    可是就在顾峥惊诧于这面盾牌的不合常理的时候,他才发现,这尖锐的叫声竟然一波接着一波,带着独特的韵律与节奏,压根就没有停歇的……不停的从这盾牌的血盆大口之中被生生的叫了出来。
 
    再仔细聆听一下,顾峥就发现大事不妙了……
 
    因为只不过入耳到第三声的时候,他全身的血脉就像是火山沸腾了一般的开始朝着他的身体外逼出,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寻一个宣泄的渠道,喷涌而出了。
 
    而最先遭殃的,自然是他的鼻孔,眼睛,这种自带宣泄口的位置,那越来越多的黑血,正在滴滴答答的顺着他的七窍流出,看这速度,竟是越流越快,怕是不多久,他顾峥就要成为第一个失血而亡的夜叉了。
 
    感受到了不对的顾峥,也顾不得与心中的那股子跪服的劲儿作斗争了,反倒是就势趴在了地上,手脚并用的想要往远离半遮罗的战场外挪去。
 
    与其一同行动的,还有自打半遮罗露出了真容,毫不畏惧的准备开打之后,就被众人自动遗忘了的笑忘书以及鬼谷子的结合体,这只剩下了两股麻花一般拧在一起的绳子,现如今正在鬼谷子的引领下,像是一团雾线一般的,向洞外飘去。
 
    紧跟其后的顾峥,在不经意间这么一瞟的时候,却发现这位原本将自己给欺负的没脾气的前大能,现如今竟和他一样口鼻窜血,狼狈不堪。
 
    瞬间,顾峥就觉得自己好了许多,舒坦了。
 
    但是接下来的一秒钟,当顾峥看清楚了此时的鬼谷子脸上的表情的时候,却怎么都无法露出满足的表情了。
 
    因为此时的鬼谷子在笑,笑的肆意而兴奋,笑的癫狂而满意。
 
    仿佛,这一切的乱局才是他的目的,仿佛,这一方天地中真正的天道的掌控人即将倒大霉了,才是他的愿望实现了一般的,心满意足。
 
    只可惜,这一笑却是在他们两拨人马的身后响起了‘砰’的一声闷响之后,就戛然而止了。
 
    顺应着这一声巨响瞬而转头的顾峥与鬼谷笑忘书子,就只看到了一只硕大的手掌将那个即将要把洞府都给填满的半遮罗……一掌拍在了地下。
 
    那一双灼灼放光,如玉一般剔透的肉掌的底下,一股黑血就顺着它的边缘处弥漫了开来。
 
    这是半遮罗?
 
    放了一个魔音灌耳的大招之后,被人一掌就给打的生死不知了?
 
    就算是元始天尊等人与鸿均道祖之间差着辈分呢,但是真实实力与这几位相仿的半遮罗,就连一根毛都伤不到鸿均道祖吗?
 
    顾峥不相信,这封神的世界当中,多少徒弟掀翻师父的事例尚且历历在目呢,更何况以战力卓著著称的半遮罗,他的神通体系还和东方教截然不同呢。
 
    怎么都不应该如此简单的就被消灭,总应该有什么后手还在等着鸿钧道祖的吧?
 
    果不其然,就在顾峥想到这里的时候,那弥漫出血迹的半遮罗所幻化出来的分身的血迹,却是如同自燃起来一般的咕咚咚的冒起了泡泡。
 
    伴随着这些不断破裂的泡泡一起的,还有四处弥漫起来的气味十分刺鼻的黑烟。
 
    而那只依然覆盖在半遮罗魔躯之上的肉掌,却是在这种突变之中,也十分突兀的冒起了白烟,伴随着一阵‘刺啦啦’的被灼烧的质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就泛起了鲜红的血泡。
 
    这半遮罗的黑血,竟然能够腐蚀掉鸿均道祖的手掌皮肤,让第一次感受到了刺痛的鸿均道祖,下意识的就收回了已经开始血肉模糊且附着上了丝丝魔气的手掌,仿佛难以置信一般的将手翻过来,放在了自己的眼前。
 
    多少年了,自打混沌初开,他依存于天道所生,拥有了自己的灵识起,就不曾感受到过疼痛了,而从那时候起,他也同样的感受不到其他任何的感觉了。
 
    而这种感觉,让他仿佛回到了天地开辟的初始,仿佛,每一个世界的崩塌之后,天地的初开之时,他就会在无边的痛苦之中转醒,再一次的陷入到无知无觉的轮回之中,仿佛他曾经做过千百次的那般,开劫渡人,让这一方循环往复的世界中的新的生物和种族在天道的摆弄下苦苦挣扎。
 
    而这些修道之人,却是趋之若鹜,心怀感念。
 
 883 你我契约已成,快走!
 
    这一切的一切,并不是他鸿均道祖心存大善而为之的,他的这种一次又一次的度化,皆是因为他寂寞了。
 
    是的,寂寞,无边的混沌伴随着无边的寿命。
 
    在与天地同寿在鸿均道祖的身上仿佛就是一个笑话。
 
    因为就算是这一方的天与地破灭了,他也只不过重新回归于自己混沌的本源,在无边无际的空间中沉睡,只待下一次的天地重开。
 
    伴随着新的清明世界的产生的就是他本体再一次幻化成鸿均道祖的模样在无人所知甚至是懵懂青涩的新天地之中再一次孤寂无边的转醒做着他日复一日打发时间的事情。
 
    渡人的前提……是灭世之前的劫难开始。
 
    这就是生与死的伴随,更是新生与毁灭的轮回吧。
 
    看到这里的鸿均道祖,突然就笑了。
 
    他很感念于这种被挑战的刺激,作为奖励,他也果真开口夸赞了一番现在又从肉饼的状态中恢复成原本形态的半遮罗。
 
    “真是不错,魔,果真比我手下的这些应劫之人有趣多了。”
 
    “作为奖励,我会给你一个挑战的惊喜的。”

欢迎转载盛兴彩票网手机版网址_盛兴彩票网手机版登录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盛兴彩票网手机版网址_盛兴彩票网手机版登录 » 伴随着新的清明世界的产生的就是他本体再一次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