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早已经现出原形的半遮罗此时完全的放飞了

分享到:
  顾峥还真就没想到。
 
    原来自从他献宝与半遮罗了之后,他与对方的牵绊,也就就此产生了。
 
    对于夜叉的八大将来说,信仰与供奉,本就是相辅相成的。
 
    两个夜叉之间的血脉牵绊,自从顾峥奉献上法宝的那一刻起,就算是正式的建立了。
 
    作为一个虔诚的信徒,若是他出了什么问题,自然被供奉的那个神,也要一并的受到牵扯。
 
    这不,捻出一串儿因果的鸿钧,竟然将这深一层次的关系也给揪了出来,间接的就给半遮罗一个猝不及防的排头。
 
    而鸿均道祖的这一行为,可算是捅了马蜂窝了。
 
    与顾峥的前身……这种低等级道行不够数量众多的小夜叉不同,夜叉八大将的存在,是西方教无法言明如鲠在喉的痛楚。
 
    这种恐怖的种族,虽然脱身于神佛,却是战斗力变态到,随时能掀翻神魔的所在。
 
    之所以现在的西方教势头微弱,究其根本,还是因为西方漫天的神佛,都死于当初与夜叉一族一役……费劲心力将其压服的路上了。
 
    所以,就像是战斗种族中的王族,赛亚人王子一般的存在着的半遮罗,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偷袭了,他的心情会愉快吗?
 
    不会啊!
 
    这个在想当初,连生出自己的大梵天都敢怼上一怼,在诸神之战中最难对付的半遮罗,他表达自己的不满的唯一的方式……那就是干啊!
 
    这位不善言辞,从不**的夜叉将,将自己的附着在顾峥的身上,想要看看这位小夜叉能够走到哪一步的分神,被那鸿钧道祖给攻击的第一时间里,就下达了反击的念头。
 
    想当初,他们西方教进入到东方教的地界之中,可不是他们夜叉族上赶着要去的。
 
    而当初,联系这一切的诸神是怎么考量的,半遮罗也不关心。
 
    他只知道这群畏畏缩缩极其虚伪的神仙道长们,一边畏惧与夜叉一族天生的战斗天赋,一边却有乐此不疲的将他们当成手中的利刃,填坑似的当成炮灰去利用,而他半遮罗早已经对于这种现状感到厌烦了。
 
    原本作为一个事不关己的旁观人,他就早已经心痒难耐,骚动不已了。
 
    现如今终于找到了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可以正式的跟这一方天地内,天道的代表,圣人之上独一人的道祖动手,他可是浑身的血液都燃烧了起来,是怎么按压都压不下去了啊。
 
    所以那接到了反击指令的半遮罗的分身可真不含糊,就在顾目瞪口呆还没从当前的情况之中反应过来的时候,从一条黑线幻化成了一个漆黑异常只见赤红色双目的硕大夜叉。
 
    而这夜叉的本体一经出现,原本就已经感受到了莫大压力的顾峥,就从心底里就涌现出了一种想要顶礼膜拜的冲动。
 
    作为曾经是人的顾峥,只得与这种念头抗争了起来,竟是半分力气都使不出来了。
 
    顾铮不用翻看记忆就可以知道,这就是一个种族之间的血脉压制。
 
    在人类通往得道的大路上时,道行的高深随可以做到以势压人的地步,但是,他们的人心,却是自由的,人道间永远都不会缺乏那种自强不息,不为权势所折腰的人存在。
 
    对于这种人来说,要低头,毋宁死。
 
    而在夜叉,罗刹,以及西方教的八大天王所归属的各种种族之间,这种个体的反抗却是极少的存在。
 
    因为光是血脉之中流淌的代表着尊贵以及劣质的血液,也足够那些最底层的夜叉们在对上高等级的贵族们吃上一壶的。
 
    那种压制,是从灵魂到**全方位的碾压。
 
    除非这些低级的夜叉像是顾峥这般寻得一丝的机缘,突破原本等级的桎梏,让血脉返璞归真,进一步提纯,从而达到更高一层次的夜叉将,夜叉王,甚至于最后的皇者,他们才能真正的摆脱掉原本那滴入尘埃的现状。
 
    所以,半遮罗在第一次见到顾峥的时候,才对这个等级不高,却是十分独立能够抗住他坦露出来的一丝威压的夜叉,感到了深深的好奇。
 
 882 神之间的战争
 
    而当顾峥拿出来哪吒的乾坤圈之后,半遮罗就突然悟出来了一些什么。
 
    这位名叫顾峥的夜叉,是东方教道人口中的拥有着大气运之人。
 
    在这种人的身边,总是会机运连连,宝物不断,那么若是自己放出一缕分神附着在此叉的身上,是不是就能时时监控他的机缘。
 
    若是有朝一日,此人随着能力的提升,又能碰到对他们这种夜叉王也有用的宝物或者是机缘呢?
 
    那么,自己作为暗自庇佑了他这么长时间的夜叉族的王者,是不是有资格收取一部分利息呢?
 
    所以,留了一手的半遮罗是理直气壮,连眼神都没有多分给顾峥一个的,就先与鸿均道祖怼了起来。
 
    只见早已经现出原形的半遮罗此时完全的放飞了自我在众目睽睽之下十分血腥的就将自己的一条臂膀给扯了下来带着滴滴答答的黑色血以及无边的魔气,将这条断臂阴森森鬼蜮蜮的……变换成了一个硕大的足可以遮挡住半个身量的盾牌。
 
    而这面盾牌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一面长盾,自从它幻化成盾牌之后,就自动在盾面之上生成了血盆大口,这大口内,四根獠牙上下对穿,露于唇外,随着半遮罗的挥舞,一张一合的开始吞吐着阴风。
 
    而盾牌上那一双不见真容的眼睛,却只做紧闭皱眉的模样,显露于大口之上,不张开的时候,完全不明其作用如何。
 
    待到这盾牌的五官形成之后,与其边缘处,就生长出了纯白色的毛发,就像是狮子的鬃毛一般的浓密蓬勃,随着它发出的阴风一起,随风摇曳,好不威风。
 
    见到盾牌的此种表象,半遮罗的分身好像十分的满意,在宣誓悍勇一般的锤了一下自己的胸口之后,就用仅剩的那一条右臂……将盾牌给执了起来。
 
    一旁的顾峥正疑惑这位残疾人怎么去用一块盾牌去战斗的时候,却只见这位单手拿盾的半遮罗……对着鸿均道祖摇摆了一下自己的身躯,就像是冬日间乞丐抖虱子一般的频率,之后,这

欢迎转载盛兴彩票网手机版网址_盛兴彩票网手机版登录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盛兴彩票网手机版网址_盛兴彩票网手机版登录 » 只见早已经现出原形的半遮罗此时完全的放飞了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