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州兵的眼前忽然杀出一伙人马,而且还传来了

分享到:
 黄忠喊道:“中计矣,将军速退!”
 
    文聘当然也是反应不慢,立即飞身上马,喊道:“前路被阻,速速向北,进了阳翟在做计较!”
 
    “撤!快撤!”文聘大喊着。
 
    这边荆州兵发现自己本来的埋伏,竟然反被幽辽军算计,也没有功夫想幽辽军怎么会对自己的计划这么清楚,赶紧阳翟方向走,而李林那一边,文聘他们前脚刚走,李林就立即下令开始行动。
 
    荆州兵本以为今夜埋伏成功之后,便可以南撤,一知道自己留守营地就可以,更是开心,自己倒是落得清闲,明天就可以会荆州喽!本来一个个还在很是开心的想着要回家了,一回头,一看自己身后正站着一个人,倒是给他吓了一跳,立即后撤一步,举起了兵器,身为一个老兵,每当晚上巡逻的时候是非常的敏感的,一看到不对当然就是警惕起来,定睛一看,竟然是王杰,荆州兵立即问道道:“王将军,不好生休息,忽然站在我身后作甚!”
 
    只见王杰淡淡一笑,一抬手,表示自己没有武器,缓缓说道:“兄弟别紧张,我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杀你!”
 
    王杰本来还很淡定的说着,荆州兵都已经放松了警惕,忽然最后两个字,杀你,变成了咆哮,只见王杰一个闪身,在荆州兵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身后却出现了一个人,啊不!,应该说是弓箭手。
 
    “嗖!”这么近的距离,就是你没有瞄准,着过去也是肯定射中,“啊!”荆州兵惨叫一声,立即喊道:“有奸细!”但是你喊出来了又有何用,混迹来了这么多的幽辽军,留守的荆州兵根本无力抵挡。
 
    “杀!”李林忽然暴起,怒吼一声,本来还坐在地上的颖阳残兵,跟猴子一般的窜了起来,只见他们的胳膊上忽然多出来一个明晃晃的白布,系在左臂上,以当做在黑夜之中判断是自己人的标准,众人提着何时各样的兵器,立即四散开来,想留守迎敌的荆州兵杀去,一时间营地内哀嚎遍野。
 
    李林对赵云说道:“子龙,速速将这些人情理一下,我们去抄文聘的后路!”
 
    “诺!”赵云喊了一声,手中长枪直接扔了出去,正中一名荆州兵的胸膛,赵云一个健步飞出,一下拔出了自己掷出的长枪,荆州兵缓缓倒下,而赵云也杀奔了另一个敌人。
 
    而文聘这边,已经渐渐看到了谷口,文聘忽然想到什么,焦急的说道:“对了,咱们迎敌之中还有王杰的几千兵马!他们怎么办!”
 
 第一百二十一章 血战阳翟城外
 
    听了文聘的话,黄忠猛然眼睛一瞪,立即喝道:“我想起来了!”
 
    文聘问道:“汉升何意?”
 
    黄忠激动道:“将军,我们一开始就中计了,那颖阳的残兵,就是幽辽军假扮的!那王杰也定然是已经投靠了幽辽军,他们知道了我们的伏击的位置和消息,才会算计到这般的!”
 
    “什么!”文聘怒喝一声,握着马缰的手又是紧了紧。
 
    黄忠眯着眼睛道:“不会有错的,那人肯定是赵云,虽然他一直低着头,但是身形不会改变,那股若有若无的杀气更是不会改变!”
 
    “诶呀!”文聘愤恨道:“汉升,你为何不提早发现啊!”回头看了看后面杀来的幽辽军,郁闷道:“现在说出来又有何用!”
 
    黄忠当然也是气氛自己为何没有趁早发现,羞愧道:“将军!末将有罪!”
 
    “现在多说又有何益,汉升快走吧!”文聘悲愤的说了一句,立即跟黄忠并排想山谷外杀去。
 
    但是这冲出来是冲出来了,但是大部分都是黄忠带的那些本打算在谷口堵截幽辽军的骑兵,文聘立即说道:“快!摆脱幽辽军,向阳翟撤!”
 
    “诺!”众人一看到出了山谷,总算是有了点生的希望,文聘立即带着着两千多人,向阳翟撤去。
 
    “哼!”追上来的蹋顿冷哼一声,道:“加快速度,我就不信了,这帮荆州兵还能有咱们的乌桓勇士快!”
 
    “啊!驾!”众乌桓人嚎叫一声,加快了战马的速度。
 
    “哈哈…………文聘将军,哪里走啊!”好不容易冲了出来,本以为可以逃出生天,荆州兵的眼前忽然杀出一伙人马,而且还传来了那么熟悉的声音。
 
    “李元杰!”文聘怒吼一声,看向了前方,一排排的火把下面,只见李林还是那一身荆州兵的衣服,骑在马上,身后一众穿着荆州兵衣服,左胳膊上带着白布条的幽辽军,正在虎视眈眈的看着文聘等人,但是兵马并不多。
 
    李林笑着看着文聘道:“文聘将军,来看一看,是不是有些眼熟啊!”
 
    文聘立即喝道:“哼!李元杰,你诡计多端,算什么本事!”
 
    李林大笑道:“哈哈,狂,是你们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竟然还处这样的计策算计我,这都是你们逼得我非要硬来的,你是不是要想阳翟撤去啊,告诉你,别去了,我的人马已经前去攻打阳翟了,你说就陈开那种废物,能当的住嘛?”
 
    “你!”文聘心里乱颤,自己是完全在李林的算计之中了,辽侯李元杰,自己果真不是敌手啊!
 
    李林看着已经语塞的文聘,缓缓说道:“文聘将军,你投降吧,某定然是刘表那个蠢货识货的,定然重用文聘将军!”
 
    “妄想!”文聘咆哮一声,道:“大王对我恩重如山,某身为将军,岂会投降!李元杰!今日某就与你鱼死网破!”
 
    “哼!找死!看看你后面!你已经无路可逃了!”李林眼睛一瞪,喝道,并且指了指文聘的身后。
 
    文聘回头一看,果然,蹋顿的骑兵已经追了上来,也在一个安全的距离,虎视眈眈的望着自己,马上赶到乌桓骑兵都已经弯弓搭箭,估计只要李林一声令下,定然可以将自己这两千多的兵马射翻。
 
    “李元杰!你……你……”文聘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样的情形,自己若是投降,便也是顺理成章,但是自己身为武将,怎么可以投降,这对于文聘的准则来说,是万万不可能的!
 
    “将军!”只听一遍的黄忠,喝了一声道:“将军,老夫拼死也要带领将军杀出去!”
 
    “汉升!”文聘激动的说了一句,道:“你我二人一同杀个痛快!”

欢迎转载盛兴彩票网手机版网址_盛兴彩票网手机版登录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盛兴彩票网手机版网址_盛兴彩票网手机版登录 » 荆州兵的眼前忽然杀出一伙人马,而且还传来了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